马赛克

西班牙在欧洲为了绕开中间的买买提,于是辟径打算从西边绕过去,这么一绕接下来就一发不可收拾了。
首先是南美不要钱似的银矿被挖到西班牙,加上西班牙人又懒得一批只顾吃喝不顾干活,西班牙为了维持日不落帝国的新鲜血液——千万的军队,就把钱都一股脑丢给了英国这个阴货,英国把钱存上银行,银行又把钱带息借给西班牙,恰恰证明了马克思的那句:资本从来到这个世上,每个毛孔都滴着鲜血。金银在欧洲流动了起来,开始拉动科技产业,换句话说,就是资本积累拉动工业革命。底下人生产,雇主拿着产民卖了钱,产品供给给底下的人,雇主则拿着余剩的钱给设备升级,减少成本。成本这里就包括了生产者的工资。工资减少才有足够的钱给高科技产业升级嘛,...

牛虻

最近看了《牛虻》,是我看过的书里少有的能让我如此激动的名著,全文最集中最尖锐的矛盾聚焦在一对奇异的父子身上,在这里虽然说是父子,但是对于儿子——主角亚瑟来说,他只是在后来变成了他的父亲,在他十七岁以前的认知里,这个“父亲“一直都只是一个内心宽厚,受人景仰并品行端正的忏悔神父,对待自己非常关心、爱护——亚瑟对现实的超然追求得到了神父的呵护,两人也因此保留着相当亲密的关系。

在亚瑟心里,这个异常温柔的牧师就是上帝。但是一场牢狱之灾打击了他敏感脆弱的情感——被叛,被冤枉,被告知自己是个私生子。。全文的基调迅速急转直下,在亚瑟用十字架打碎了泥塑的上帝之后,更是直接转向了全文第一个转折点——亚瑟的离家...

 

© 马赛克 | Powered by LOFTER